合肥物流与采购教育认证网 > 学历教育 > 中国并无必要全面、大量发展“非常不通用语外语”教学

中国并无必要全面、大量发展“非常不通用语外语”教学

     为服务国家需求,近年来中国高校大力推进外语语种多样化建设。2014年至2017年,全国外语(不包括英语)本科专业新增292个,涉及全国107所高校58种外语,其中不少语种是“非常不通用语言”。
 
  中国高校推进外语语种多样化的重要参照之一,是美国高校外语语种数量和分布。2016年,美国高校开设的语言种类达到200多种,远超中国高校语种数量。以美国高校外语教育为标杆,中国不少高校设定了雄心勃勃的多语种发展战略。多语种建设大潮中,各高校未曾考虑的一个问题是:人口全球流动年代,何为外语?例如,在美国,西班牙语算不算“外语”?
 
  与美国等移民国家不同,中国接收的国际移民数量少,语言种类较单一,移民人口的祖语传承问题向来不在外语教育的考虑范围之内。无论是早期的“加强我国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建立国际反霸统一战线”,还是当前的“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对外开放的要求,培养大批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能够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的国际化人才”,中国的外语教育始终围绕国家改革开放,以服务对外交流为主要目的。时至今日,这一情况并未发生重大改变。2018年,中国接收的国际移民数量为100万左右,约为总人口的0.01%。而相应的外语教育政策中,也从未触及移民的祖语问题。
 
  人口全球流动年代,在主要移民接收国家(如美国),外语和社区语言(祖语)的界限已经模糊,外语教育和祖语教育的部分功能已经叠合。而在移民输出国家(如中国),外语依然维持传统的边界。中美国情的这一差异,决定中国的外语布局应立足中国需求,确定外语语种发展优先顺序,而不应简单模仿,或者在语种数量上赶超美国。在美国,科摩罗语、僧伽罗语等“非常不通用语言”既是外语,又是社区语言,尽管实用价值较低,但为了服务当地社区人口,仍然具有发展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在当前中国,这些语言实用价值不强,促进国际交流的功能有限。简单以美国高校外语语种布局为参照,一味追求外语语种数量扩张,在高校内开设大量“非常不通用语言”课程,并无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