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物流”

    我一直觉得,倘若文明有衡量标尺,那么永远在追求用最低成本,最高效率,将物体从A点移到B点的物流,一定是其中之一。
  嗯,从人类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发明轮子开始,到驾驭马匹,开凿大运河,开启大航海,再到100多年前,铁路,汽车与飞机的集体涌现,物流都可被视作人类文明在不同阶段最直观的“标志物”。
  即便到了现代社会,物流能力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晴雨表,当前全球的发达国家,几乎全是物流能力最强大的国家,在“效率至上”的商业社会总法则下,他们总在思索,如何把一个物件,用更省事的方式,运到更远的地方。
  中国也在努力。在中国,20年前,一个包裹从北京寄到上海差不多20元,如今20年过去,油价涨了3倍,人工涨了10几倍,快递费却更便宜了,这背后离不开物流设施的技术进步,尤其是在过去10年,中国所有成功的物流企业,其实都在悉心耕耘一件事:建立一个准点到达的物流网络,你今天给我货,我明天给你送到。
  然而,经过10年的野蛮生长,有一点他们也已心知肚明:想要在粗犷的旧体系中完成精进,正变得越来越难,那些在高速路上终日狂奔的疲惫的货车,想要跟上智能时代的脚步,就必须脱胎换骨,仰仗新的技术。
  好在技术一端的进步令人欣慰:传感器成本的持续下降,大数据与深度学习的彼此成就,随5G风口全速奔进的自动驾驶,一系列技术变迁,让智能化浪潮正在席卷物流行业的每一个环节——物流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的换道,没有任何单一力量能够阻挡。
  更重要的是,换道速度之快,或许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比如我去年采访G7创始人翟学魂时,他当时就说,G7连接的车辆数字一直在变,结果没过多长时间,无意中看到他朋友圈,说G7连接车辆总数已经突破100万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降低物流成本”,以及“要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加快在各行业各领域推进‘互联网+’”。作为行业转型的发展方向,“互联网+物流”正在引发一场物流领域的革命。
  5月6日到9日,全国政协总工会界别部分政协委员,就“‘互联网+’下的物流与货车司机发展”相关问题,赴江苏、浙江相关企业等开展调研。
  解决“双低”“双高”痛点
  “中国将近50%的车辆运输是空载的。”中储南京智慧物流科技公司(简称中储智运)创始人、总工程师李敬泉在南京大学从事物流领域的教学工作,长期关注物流发展,“2018年,我国物流总成本占整个GDP的14.8%,传统、粗放的发展模式是造成物流低效率、低质量、高空驶率、高成本的根源。”
  当前市场上三类物流模式,传统配货站、物流信息平台及无车承运人平台。“这三种模式,不同程度存在车源货源之间信息不对称,不介入运力交易环节、不对信息真实性、货物运输安全、运费结算等负责,以及不是议价交易平台,不能使货主持续获得最合理运输价格,没有最大化解决返程利用率、智能调度问题。”在调研座谈会上,中储智运董事长戴庆富表示。
  如何解决当前物流行业信息化程度与效率“双低”、成本与空驶率“双高”的痛点?
  “通过互联网技术,让智慧物流的每一笔交易,都能在阳光下完成,是实现我国物流降本增效的重要手段。”戴庆富介绍道,中储智运搭建起“物流运力交易共享平台”与“无车承运人平台”的双平台,通过智能配对、精准推送技术最大限度地使返程时间、返程线路最契合的货和车实现自由议价交易,降低返程空驶率,增加司机运输频次,提高司机总收入。
  区别于其他模式,中储智运平台完全承担运输责任、货物安全和全程管控与服务,并且首创了议价机制。
  应对行业困境的不同探索模式
  “互联网+物流”,是应对行业困境和促进企业降本增效的有效举措。调研组了解到,不同的企业有着其探索模式。
  “苏宁物流最核心的优势是数字物流,一整套数字化战略,未来会形成科技化战略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据苏宁集团党委副书记周俭介绍,苏宁整个数字物流战略里面,首先是将包含人、车、货、厂在内的整个物流要素的数字化。第二个层级是把业务做可视化展示。可通过一些数据化的工具,看到所有订单的情况。如果订单发生异常,也可通过数据主动去推动预警。最后是一套经营分析的数据模型,通过一套成本论证,发现并加强薄弱环节。
  阿里巴巴集团组建的菜鸟物流,以新技术赋能物流企业,以建设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为抓手,全力打造国内24小时必达网,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72小时必达网。
  浙江传化集团旗下的传化物流,是国内率先采用平台经营模式对行业转型升级提出系统解决方案的企业之一。早在2003年,传化物流在全国首创“公路港物流服务平台”模式。截至目前,传化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已在全国近150个城市布局。到2022年,该集团计划形成10枢纽以及160基地的全网布局。
  为货车司机提供保障和关怀
  一进入中储南京物流有限公司滨江物流中心,就能看到正中大楼有4个显眼的“司机之家”字样,这里是中储智运“司机之家”南京滨江站。
  该站工作人员告诉《工人日报》记者,货车司机开车累了,到“司机之家”不仅可以吃个饭、喝口水,还可以洗个澡、睡一觉,并且还有维修车辆服务。
  去年,江苏省交通运输厅、省总工会联合印发《江苏省“司机之家”建设试点实施方案》,依托服务区、物流园区,在该省试点建设“司机之家”。中储智运是试点单位之一。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约有1500万载货汽车、3000多万名货运从业者,货车司机近90%为个体司机,虽然法律上挂靠在物流公司,但实际上是自主经营,缺乏组织保障和人文关怀。
  让货车司机加入工会组织,为其提供切实有效的便利、实惠和关怀。全总将2019年作为货车司机、快递员等群体入会工作推进年,积极扩大工会组织和工会工作的有效覆盖。
  参与调研的政协委员建议,要真正做到以人为本,切实从货车司机群体福祉角度谋划下一步工作;进一步深入研究法规、标准等关键问题,推动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完善;充分调动不同类型物流企业、无车承运人以及新型平台型企业的积极性,把货车司机纳入利益共同体,实现共建共治共享;协调铁、海、空等多式联运标准一体化,打通最后一公里,真正实现货畅其流、人尽其用、协调发展。